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震驚!大婚當日,你給我送個孩子?-092 二狗子來偷孩子熱推

震驚!大婚當日,你給我送個孩子?
小說推薦震驚!大婚當日,你給我送個孩子?震惊!大婚当日,你给我送个孩子?
北阳百姓都比较的信任北阳王。
要不是因为朱允炆在这里一年,给了这里的百姓谋取了很多的福利。
说不定北阳的人都造反了。
“二弟对如今的情况你怎么看?”
看着朱允炆的眼神,成阳心中一个答案胡呼之欲出——朱允炆是那个被贬的皇子。
“大哥,如果的朝廷已经不是原来的朝廷,看似一片祥和,其实内力已经破烂不堪,若是再有一次灾难,朝廷将会露出里面的腐肉。”
成阳看着朱允炆说出来自己的一番见解。
“再一次机会吗?”朱允炆低声你难道。
福伯看成阳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他没有想到事情的转机居然会出现在成阳身上。
颤抖吧!原著女主
“成公子不知这转机合时出现?”
成阳看了看天气,沉思片刻,“马上。”
这黑沉沉的天气好像就在告诉大家有大事要发生。
“马上?”福伯不解地看着他。
成阳点了点头,“这雨马上就要下了,凤阳在下游,说不定会被淹了。”
秋季雨多,看着情况不下个三五天时不可能停下的。
成阳仅仅提醒了一下,至于朱允炆会怎么做,那都不是他能管得了了。
自己还没有自信到能影响他决定的地步。
若是自己说的多,说不定花卉起反作用。
“福伯,找人看看,实在不行,早点让他们搬家。”
朱允炆没有丝毫的犹豫,这点倒是出乎城阳的意料。
他点了点头,“大哥,洪水过后,容易发生瘟疫。”
大夫和草药也得早早准备下。
朱允炆点点头,“好,福伯照搬。”
福伯深深看了成阳一眼,转身出了门。
这个时候,该怎么办才是对公子最有利的,他很清楚。
可是他做不到真的视若无睹。
此时,东沟村内。
小星月正在茅草屋内睡觉。
成大能和李淑芳早早就去忙了。
住在茅草屋内的那些叔叔们也全出去了。
只有她一个人无聊地玩了一会,便将让大老虎去笼子里躺着,她去睡觉了。
娘亲说过,小孩子要长身体,每天都得多睡觉。
屋外,一个瘦小的身影慢慢地走了进来。
二狗子左右看了看,这才大着胆子走了进来。
他今天可是瞅准了机会,今日只有小星月一个人在家。
这样好的机会,他肯定不会放过。
成阳,你将我害成这样。
我今日定要将你的女儿卖个那个富商。
这次二狗子学乖了,在走到屋门口的时候,将一只香点燃放在了门口。
他就不信了,只要那丫头晕倒了,还怎么反抗?
二狗子在外面瞪了半刻钟,等到药物起效果了,这才打开门走了进去。
看着空荡荡的床铺,他顿时愣住了。
“咦,人呢?”
他看向了四周。
孩子怎么会没有了?
他明明在外面看到这孩子进屋睡觉了。
怎么现在反倒没人了?
“你是在找我吗?”突然身后传来糯糯的声音,二狗子心头一喜,立刻转过了身去。
“小星月我是你爹爹的好喷好朋友,你来这里的时候,我们还见过。”
二狗子咧着一口黄牙便慢慢地走了过去,“给你吃糖。”
農 女 傾城
那还猥琐的眼睛不住地打量着小星月。
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昰清九月 小说
这孩子以前穿着破破烂烂的时候,就难掩其出众的姿色,现在穿着新衣服,更是显得粉雕玉琢,煞是好看。
小星月笑笑,伸手将糖接了过来,“你找我啥事?”
看着他没有防备,二狗子直接扑了过去,“小星月你爹说让我带你去镇上找他,你爹出事了。”
小星月不屑地躲过他的手,“你爹才出事了,那天晚上就是你带着那些人到我家的吧?”
二狗子一听,顿时神色一僵。
“你什么都知道了?”
小星月点点头,“我长眼睛和耳朵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他说着搓了搓手,就向着小星月走了过来。
小星月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糖准确无误地扔到了二狗子的膝盖上。
顿时二狗子一惊,这种感觉好熟悉。
难道上次也是着孩子扔的石子?
重点是他腿不能动了。
他怕了。
“小星月我是你二狗子叔叔,你不能这样对我,不礼貌,快点将我放开,我兜里还有糖。”
“我已经三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吃糖牙会掉,我不吃。”
她说着,一脚又踢在了二狗子的另一条腿上。
拉着二狗子的衣服领子就往屋子后面走去。
“这人臭臭的,也不知大白吃不吃?还是别吃了,吃坏了拉肚子怎么办?”
小星月歪着小脑袋想着,将二狗子丢尽了装着大老虎的笼子里。
“大白不要吃,他太脏了,你玩玩就好了。”
小星月叮嘱完,便一蹦一跳地出了门。
她要去山上给大白找两个伙伴。
刚走出门不久,她便感觉到了身后有人。
她不禁放慢了脚步。
果然那人靠靠地靠了过来。
“是她吧?”
“就是她,三岁,茅草屋,长得好看。”
身后两人的话不停地传入小星月的耳中。
她嘴角微微扬起,突然脚下一顿,“哎呀,什么东西,疼死我了?”
她捂着脚丫子坐在地上,眼泪汪汪,看起来好不可怜。
“小姑娘怎么了?需不需要我们帮忙?”
一男一女两个人走了上来,对着小星月上下打量。
小星月指了指自己的腿,“疼,绊倒,吹!”
女人一只胳膊抱着小星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帕子,“孩子别怕,我给你擦擦汗,一会就就好了。”
说着一块方巾便附了上来。
一股异香直冲鼻尖,小星月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追减涣散,慢慢地闭上了。
“成了,咱们走。”女人说着,将小星月放到了男人的背上。
“要不要去找找二狗子?到现在还没有出来。”男人看着女人说道。
“还是算了,指不定他现在在哪个女人的肚皮上趴着呢!”女人说着加快了脚步,“咱们赶紧走,趁现在村子里没人。”
男人也点点头,跟着女人快速地离开了。
此时,二狗子感觉自己脸上湿滑湿滑的。
他挥了挥手,睁开了眼。
“啊——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