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叩問仙道 愛下-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叛徒

叩問仙道
小說推薦叩問仙道叩问仙道
“道友受伤了?”
秦桑注意到司狄面色有些苍白,心中凛然。
难道双方已经遭遇,大战了一场?
司狄摸了摸肩头,道:“我和他们走散了,不过不是罪渊,而是遇到了一群血魂。不慎被血魂抓伤,阴邪入体,我方才服下了一枚灵丹,已经无碍。”
“一群血魂?”
秦桑诧异,“其他道友也被冲散了?”
命之永生术士
司狄点头道:“当时太过突然,我们正在对付一道难缠的禁制,却是不知怎么惊动了它们,突然无数血魂扑了上来。起初,我们不知道血魂是不灭之体,一时不察,吃了大亏。阵形一乱,我们被血魂冲散了,便决定分头逃走,等脱险后,自己去约定的地点会合。我和追杀上来的血魂周旋许久,才甩脱它们,寻地疗伤。”
二人略作商议,决定一起行动。
途中,秦桑每每唤出胖鸡,司狄虽好奇,但见秦桑不愿解释,也没多问。
……
盆地中心。
这里乃是血雾最浓郁之地,浓稠如血,在血雾中赫然矗立着两扇血色巨门!
巨门表面遍布无数符文,玄奥诡秘。
不过,巨门此时却是坑坑洼洼,甚至有裂纹和缺口。而透过巨门上的缝隙,能隐隐看到里面的景色。
高塔林立,阴气森森。
虽难免坍塌衰败之象,但和其他地方相比,算是很好了。
在巨门前,此时被清理出一片空地,盘坐着一些人影,皆是罪渊修士,不见青君等人的身影。
所有人都正对着巨门,成扇形排列。
最前面有两个人。
一个身披血色披风,面相枯老,正是魔名传遍北辰境,号称当世第一高手的叶老魔!
他旁边则是一个仙风道骨的白发老者,乃是罪渊星恒宗宗主天正道长,修为仅比叶老魔稍稍逊色。
众人以他们为首,联手攻打血门,攻击流水般倾泻而出,打得血门频频震动。
“两域同盟那些家伙应该和血魂撞上了吧?叶老一身血道神通果真出神入化,用一具血魔化身便引走血魂。这些血魂不仅没成为麻烦,反而助我们行驱虎吞狼之策,轻而易举拦住对手。”
一名元婴收手,略作调息,扭头看向血雾深处,阴阴笑道。
此人号悬丝道人,穿着一件蜘蛛法袍,眼神阴骘,嘴唇是不正常的青紫色,乃是魔道修士。
“悬丝道友说得轻松,叶老这具血魔化身堪比本体的修为,可不是谁都能有的,也只有这么强的化身,才能悄然引走这么多血魂。”
他身边一名黑袍老者,同为魔道修士,对叶老魔推崇备至,当即大肆恭维起来。
罪渊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和小寒域一样,亦有正邪之争,不过这种矛盾被更重要的事掩盖住了。
旁边一名正道修士听得不舒服,插言道:“别高兴得太早,两域同盟的高手不在少数,那些血魂能拦住他们多久还不一定。这血门难破,二位道友还是专心辅助道长和叶老破门吧。”
方才出声的两人对视一眼,面露不虞之色,但也没和他争辩,而是自顾自小声交流起来。
“上次在罪神宫,我们破开重重古禁,找到被镇压在那的魔头。那魔头被酷刑折磨不成人形,我等用力过猛,最后只从残魂搜出些残损的记忆,就得到这么大的好处,压得其他势力抬不起头来,不知此次能有多大收获!”
悬丝道人无比期待,几乎难以自持。
黑袍老者嘿嘿怪笑,同样难掩兴奋之色,“据那魔头所知,这血狱里关押的是个紫微宫叛徒,肯定对紫微宫极为了解!只要抓住这人,紫微宫里的种种宝物还不是手到擒来,小寒域和天行盟那些老鬼,拿什么跟我们争?到时给他们来个釜底抽薪!可笑他们还以为在紫微宫经营多年,能将我们排除在外。”
说着,黑袍老者抬起头,视线透过血门缝隙看向里面。
悬丝道人嘿了一声,“紫微宫虽好,但在贫道看来,且不论他脑子里那些功法秘术,此人对上古时代的记忆才是最珍贵的。最好能从此人口中问清楚,这个世界究竟因何变成这样?有没有路能穿过无尽风暴,去见识外面更广阔的世界?也免得我们步入无数前辈的后尘,含恨而终。这次一定要小心些,最好活捉此人,千万不能像上次那样,打的仅剩残魂,只得到一些残破的记忆。”
“悬丝道友倒是野心不小,可纵然有路,我们哪来的实力穿过无尽风暴?怎么才能保证不在风暴里迷失……先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最紧要的。”
黑袍老者连珠炮般反问了好几个问题,句句打在痛处。
悬丝道人面皮不太好看。
见状,黑袍老者连忙收了话头,语气一转道:“不过,我们现在谈这些还为时过早。此地封印的威力比不得罪神宫,那个紫微宫叛徒被困在这里,受到的折磨和压制也会小得多,不知还剩多少实力,估计不会像魔头那么好对付。而且,上次我们差不多悉数到场了,齐心协力,才显得轻松。这次被那个明月妖王意外撞破,被迫分兵,让苍鸿道友他们留守天行高原,此消彼长,需小心为上。”
悬丝道人能修炼到这等境界,当然不可能因几句话而发怒。
听黑袍老者这么说,悬丝道人微微颌首,赞同他的谨慎之言,但神情不像他这么凝重,“封印威力弱,说明此人的修为也低,这里可不是普通的封印,乃是和罪神宫一样的刑罚之地!自从我们找到血湖,进行监视后便发现,每隔十年,此人便会趁着封印虚弱的时候,闹出动静,而动静一次比一次微弱,直到十多年前,彻底没了声息。叶老这不又多等了一次,确定此人和那魔头一样,也已经油尽灯枯,才决定现在动手的?”
暗中交流的不只他们两个。
其他人看到血门的缝隙越来越大,也在窃窃私语。
天正道长听在耳中,侧目瞥了眼叶老魔,见叶老魔如老松坐定,面无表情,便也不予理会,专心破门。
昨天回来本想先眯一会儿的,没想到直接睡过头了,幸好醒得早。